首頁 仙俠奇緣 古典仙俠 糖風吹入公子心

第三章 若濡竹山(一)

糖風吹入公子心 氧氣而已 3091 2019-08-19 19:00:00

  一路向東,云凈吟不過五日便到了若濡竹山,只是可悲的是,她進不去。守在山門口的小仙童來自天宮,可能若濡竹山被道家那幫老頭子給關照了。

  也對,南山歸佛家,若濡竹山歸道家,兩家都在培養下一代的接班人,沒什么不妥的。

  清風驅散了地面上的燥熱,兩個扎著包子頭的男娃娃坐在青柱門前,搖晃著腦袋左看看右看看。這娃娃只有一件紅肚兜掛在身上,看起來是人畜無害的樣子,其實這娃娃非常厲害。

  外公給她留下的《六界全書》有記載,這天上下來的娃娃可以生吞十個妖精,她可不敢招惹。但要如何進去卻成了個難題。她要在修仙大比中擄走些資質好的人,怕會是個困難。

  正當她站在街燈下舉目四望不知如何是好時,門前的兩個仙童瞧見了她,皆睜大雙眼,想開口卻又不知該說些什么,齊齊跌坐在地上。

  云凈吟卻是在看著頭頂上還在迎風飄揚的一串八個小燈籠苦悶不已。來來往往的人皆是提著一個小燈籠,看她的眼神像是在看怪物。

  她沒錢,已有四個夜晚不曾好好歇息,摘來的果子不過一日就吃的干干凈凈,她又餓又累。她離開外公后,便在南山住著。南山的人也是看她有錢才好吃好喝的供著她,她現在出了南山,身無分文,這幾日都是強撐過來的。

  恐怕她現如今在他人眼里就是一個邋里邋遢的可憐蟲。已有四日不曾換洗衣衫,汗水黏著她的衣衫,她覺得此刻的她很臭。

  忽然,狂風往下壓,摻著嫩葉的風吹干了她的汗水,長著翅膀的四角風云車從天上飛下來,飛到青柱門前,坐壓地上。

  從車窗探出來的小腦袋轉來轉去,最后兩手扒著窗沿從車窗里爬了出來。

  “爹爹,她好可憐!爹爹你把她送給深兒好不好?”只見身穿紅衣的女娃娃來到她身前,并指著她,她才知道她云凈吟竟落魄到要被當禮物的地步。

  “深兒,不可胡鬧!”從車窗里傳出來的聲音很耳熟,仿佛要與記憶中的人重疊。不過心里才出一點點念頭,便被她自個兒給笑沒了。

  此人與她阿爹無半毛錢關系,她怎會想到阿爹?當真是可笑極了,不過在清風吹開珠簾子時,她又笑不出來了。

  莫不成阿爹有個孿生兄弟?二人眉眼如此相像,尤其是一雙眼,真是生得一雙好眼睛,天生一雙笑眼很是勾人。她便是隨了阿爹,長了這一雙笑眼。

  “你撿了你的半涼哥哥還不夠,還要撿滿大街的哥哥姐姐?”坐在車里的大人并沒有走出車外,只是懶洋洋的坐著。與她阿爹的性格截然不同。若換作她阿爹,恐怕早已隨她去了。

  “不嘛不嘛,爹爹我就要她,她與深兒的眼睛像極了,而且爹爹,半涼哥哥是你拐回來的,你怎能怪到深兒頭上?何況爹爹,此人生的很是討喜,把她洗干凈了,定是位漂亮的小姐姐,爹爹你讓她陪著我好不好嘛~”身前的女娃娃耍賴撒嬌,就差拉著她滿地打滾了。

  燈花街上人來人往,云凈吟可不想再做他人目光下的異類,早在女娃娃前來扯她衣角時,她就后退了半步。何況她身上那么臟,自個兒聞著都忍不住作嘔,可不能臟了這位白白凈凈的小妹妹。

  可女娃娃偏偏就沒想到這茬兒,以為是嚇著云凈吟了,硬是扯著她的衣角,想拉著她一同躺在地上耍賴。

  西日沉入地面,金光被風吹涼了。這時車里的大人也朝著她的眼睛看來,她知道自己的眼睛是何樣子,只要往車內大人的眼睛瞧上一瞧,便能知道自己的眼睛是何模樣。

  晚風是很涼的,白天的燥熱在蟬聲中去了,接著就是一陣噪耳的蛙鳴。涼快的風吹動頭頂上的小燈籠,身后是一根竹竿,這竹竿便是掛著一串燈籠的竹竿。像這樣的路燈有很多,是她從小就沒見過的。

  他是阿爹嗎?不是,她的阿爹已經死了,和阿娘去了天上,他不是阿爹。

  “爹爹你讓她來陪我好不好?深兒一個人總是被師兄師姐欺負,要是有這個姐姐護著我,我定不會再受傷了?!?p>  女娃娃從地上爬起來,拽著云凈吟的手??蓱z兮兮的看著車窗里的男人,可男人視而不見,實在沒有法子,女娃娃就跑入車內抱著男人的大腿撒嬌。

  “你可有問過她爹爹娘親愿不愿意?平白拐了人家的孩子,到時人家找上門來,我可不能平息了人家的怒火?!?p>  “爹爹~這些人只不過是些不會法術的凡人罷了,他們還需要我們保護,他們怎么可能會對修仙人發火。而且她那么可憐,她的爹爹一定待她不好?!?p>  “深兒你還太小,有些人并不是如你所說的那般家世清白,萬一她是哪家的千金離家出走,又或是哪家逃婚的新娘子。你看她可憐便帶走了她,實際上是害了她。你壞了她的命,她便會與你生生世世糾纏不清。你與她素不相識,何必要擔上這風險?”

  從車內傳來的話很是可笑,她聽的一清二楚。她背靠竹竿,抬頭望著當空的月兒,隔著布袋摸著里頭的東西,忽然覺得,她可真像個無家可歸的拾荒者。

  布袋里盡是些亂七八糟的破法器,不如拿去賣了換身干凈的衣裳?總比在這被人當禮物的要強。她還沒淪落到要把自己送人的地步。

  “爹爹~我要嘛我要嘛我要嘛~深兒難得遇上喜歡的凡人,你就把她送給我嘛~”

  “那你且先問問她的家世,你要實在喜歡,到時我再做打算?!?p>  或許是談妥了,正出神的云凈吟被女娃娃拽住了衣角,女娃娃也不嫌棄,拽著她沾滿泥土的衣角,笑嘻嘻道:“小姐姐你多大了?姓甚名誰?家住何方?家里有幾人?”

  咦?她轉念一想,能做四角風云車的可都不是什么等閑之輩,說不準二人與若濡竹山有關。方才聽他們提起修仙人,或許他們有法子能進若濡竹山。

  “我名喚云凈吟,住在隱世莊,阿爹阿娘去了天上,獨留我一人茍活于世?!泵孔置烤淅侠蠈崒嵒卮?,倒是讓人聽出了點東西。

  “爹爹你聽,我就說這位小姐姐很可憐,人家清清白白的,怎么可能會是你說的那樣?!迸尥捺僦?,牽起云凈吟的手。

  許是不帶人回去有點說不過去,坐在車里的人先是頭靠窗前思考了會兒,后又手撐下巴。

  天空已出現數顆星星,看來天宮上的十二仙童又開始撐起竹竿打落星星,只是不知為何,今日的仙童少了兩個,云凈吟望向天空頗為疑惑。

  也不知過了多久,直到星星真的來到凡間,那位車里頭的大人才道:“既然如此,深兒你暫且先帶她回若濡竹山,讓她洗個澡換身衣,晚時我在決定這位小姑娘要不要留下,如若這位小姑娘方才說的話是在哄騙我。我是絕不會讓一個滿口謊話的人留在此地?!?p>  “好耶!爹爹最好了~”女娃娃一蹦一蹦的,拉著她的手便沖向青柱門,門口的兩個仙童見了云凈吟如同耗子見了貓,頭低低的,看都不敢看她一眼。

  若濡竹山是一個很大的地方,它并不是山,而是一座城。與想象之中差別極大,她本以為會是一座山,可并不是這樣。入門后,只見人來人往的街道。

  也是,這是修仙人的地盤,怎會是座普普通通的山?這八成是掩人耳目的幌子。許多人說修仙苦修仙累修仙還要交學費,實則——逍遙快活好似神仙。

  一塊熱乎的甜燒餅塞入口中,燙的她直呼熱氣,又不好吐出來,只能脹著嘴咽下去??墒菬炇歉傻?,堵在喉嚨里咽不下去,彎腰咳了半天也咳不出個什么。

  直到任花深遞給她一杯熱水,她才好受了些,只是熱水太燙,把舌頭燙出水泡。她咳得難受,對方是個小妹妹,又不好抱怨什么,只能有苦自嘗,今日氣運不佳,不宜出門。

  “姐姐你還好嗎?我以為姐姐會顧于面子不會吃深兒買來的燒餅,所以才會塞進你嘴里……半涼哥哥也是這樣,深兒是不是做錯了什么……”

  任花深低著頭,掰弄著手指,看也不敢看云凈吟。就算云凈吟盯著任花深看,任花深也不敢抬頭看云凈吟。只是接過喝干凈的茶杯便給街旁的茶肆小二還回去。

  “我……我知曉爹爹的性格,如若姐姐你能留在此地伴深兒一生是最好不過,只是爹爹要修仙人,這里是修仙的地方,明日便是收徒大典,如果你可以在弟子大比中成為第一……那該有多好?!?p>  云凈吟:“莫不成要成第一才能在你身邊留下?”

  “其實也不是,爹爹要一個能保護我的人,不然也不會把收徒大典提前數日,若是姐姐能進入前三,留在這里的幾率很大。門外的豺狼有一張大嘴,它咬掉了深兒的半條命。這頭狼還會回來的,爹爹擔心我時時護著我,可是這也不是辦法,我想做什么爹爹都要考慮一下,我已經很久沒出門玩了?!?p>  “呃,可是……你覺得我會有護你的能力?”

目錄
目錄
設置
設置
書架
加入書架
書頁
返回書頁
評論
評論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