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仙俠奇緣 古典仙俠 糖風吹入公子心

第七章 若濡竹山(五)

糖風吹入公子心 氧氣而已 2000 2019-08-30 19:00:00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云凈吟才有把手抽出這個想法,就被夏半涼拉走了。想著抽出手來沒人帶路,便隨他去了。

  通天殿極大,通天殿前的地也極大,這地能踏上萬千人。地上畫的是八卦圖,正中間的圓,一分為二,一黑一白,往順時針旋轉的是陰陽魚。里面的小黑點和小白點是魚眼。

  其實八卦圖是正八邊形,每條邊上皆是黑橫,這黑橫分為陰爻和陽爻,東南西北四面八方各有黑橫。有些長短不一,有些缺橫多橫,中間缺橫的為陰爻,反之為陽爻。

  她大概看了一下——乾三連、坤六斷;離中虛、坎中滿;震仰盂、艮覆碗;兌上缺,巽下斷。

  畫的還像模像樣,可惜只是普通的八卦圖。原來修仙人口中所說的星云洲也不過如此。

  通天殿的人很多,有夏半涼拉著她的手,也不至于被人群給沖散。輕紗隨風飄動,依稀見得高樓處有個人影。

  坐在望月樓的任雨歲抬起茶杯,朝望月樓下的弟子點點頭,只見弟子搓動著手中的藍石,便出現了一條青河。

  這條青河很大,是樓門前的青河。與其說是青河,不如說是青海。又或者說,是他們都變小了。青綠的水下游著紅色的魚兒,若他們掉下去,或是魚兒跳上來。結局都是一樣——葬身魚腹。

  細如竹竿的小平橋鋪在水面上,但在他們眼里卻粗如樹干,這條青河很深,浮萍也變大了。估計在他們變小的同時,也把他們丟在了高樓前。

  高樓便是進星云州的高樓,有三扇門撐起來的高樓,此刻這座高樓在他們眼里大如天。似井中青蛙,眼中的東西與天并齊。

  像迷宮一樣縱橫交錯的平橋出現在云凈吟的腳下,這橋似乎沒有終點。一眼望去,天邊仍是橋。仿佛走在沙漠中,毫無頭緒不知去向。

  許是人太多了,所以才這樣安排。未免太簡單了些,只要抵達終點便算過了。其實不然,才想到此處,上空便吹來一陣風,這陣風吹到每個人的耳旁,風里帶著男弟子的聲音。

  “第一日,一萬五千三百人,第一日存活的名額為三百人,若存活的人數超過三百,即為死亡。所有人將被逐出若濡竹山?!?p>  只聞其音不見其人,聽此一言,大多數人都怒不可言,有些人直接開腔大罵,但在修仙人眼里卻是在嗡嗡叫喚,有些人想捶地退出,但無論如何都是徒勞無力。

  不可否認,這規則的確很好的篩選了有實力的人。修仙門派需要的是有實力的人才,而不是沒實力的廢物。

  總不可能讓所有人都收入門下吧?不過這規則確實有點過分了,人都是惜命的,舍棄性命去爭取一個修仙人的名額,委實難以接受。

  突然,天降巨石,把橋的開端給砸垮了,平橋四分五裂,有些碎塊只是漂流水面,而有些則是沉下去。這便是想回去都不能回去了。大多數人都嚇得腿發軟,只有少數人在強作鎮定。

  本以為把開端砸了便會停下,可天上仍掉著巨石,有些人不明不白的就被砸死了,而有些人卻受及波連掉入水中,慘遭紅魚吞入腹中。

  岸邊的掌門看著水中出現的畫面頻頻搖頭。東窯山的掌門指著畫面上的一個女娃娃,最先發言:“這屆人當中,是我所見過最差的一屆。你們看這個女娃娃,只會哭哭啼啼,難成大事?!?p>  手指在水面上滑動,畫面轉移到另一個男娃娃身上:“喏,這是準備要跳水,自尋死路?!?p>  坐在東窯掌門左邊的西窯掌門搖搖頭,不以為然,盤腿坐在蒲團上,手指滑動水面上的畫面,指向畫面上的另一個角落,轉另一處視角。

  “這女娃娃我看著不錯,倒有我徒兒當年的風范,置之死地而后生,踩在紅軟魚的腦袋上,拉著魚的胡須讓魚往岸邊游去。我看著這一屆的人也沒那么不堪,只是你沒看到罷了?!?p>  五松峰的掌門也搖搖頭,緊跟著道:“聰明倒是聰明,可是也要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這女娃娃怕是入不得水,紅軟魚往水下游去,你看,這就給淹死了。這法子怕不是他人想出來的?如若當真聰明,也不至于這么快死了?!?p>  這時在剝桔子的求塔山掌門出聲發言:“欸~你們可別說,依我說啊,今年是收不到好弟子了。今年來的人這么多,一萬五千三百人只留下三百人,這是做不到了。今日過去后,若還剩這么多人,全都要被趕出若濡竹山。今年可撈不著什么弟子了?!?p>  化長門掌門點頭,附和道:“不錯,往年都是如此,我化長門已有四十七年沒收新弟子了,今年還是別抱什么希望了。這些人只顧著自己,看看也就罷了?!?p>  余下的掌門不謀而合,相互對視一眼,皆是嘆氣。這一幕被云凈吟看在眼里,卻沒聽在耳里。周圍的人被嚇得失了分寸,失聲尖叫。吵得她耳朵疼。

  好在巨石并沒有往她的方向砸去,不過這反倒并不是一件什么好事。許多人都在往她的方向跑去,也不知這橋的承重力如何,萬一坍塌了可就壞了。

  因為巨石,本來平靜的水面變得洶涌無比,大有要將他們這些人給吞沒的架勢。他們真像是坐在葉子里的螞蟻,稍有不慎,便會被水吞的骨頭都不剩。

  為今之計只能往前跑,水下有魚兒,水上有巨石,前面才是生,后路已經堵死了。即便再遠再長,跑斷了腿又有何妨?

  人只有在危險的邊緣,靈敏度才會增加,所見的事物才會變慢,思考的事情才會變多。就算是普通的摔一跤,腦袋也會轉的異???,手腳也會提醒該如何做才能避免最大的傷害。

  一塊巨石將浮萍砸入水中,濺起許多水滴。這些水滴堪比冰雹,砸起人來絕不輸于碎石??磥硗讲阶呷ズ影妒沁b遙無期了……

目錄
目錄
設置
設置
書架
加入書架
書頁
返回書頁
評論
評論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