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殿下掉進醋缸里了

第四章 矯揉做作的女人

殿下掉進醋缸里了 焱火焰 1113 2019-08-28 18:29:10

  “你盜了我的墓,說開了恐怕對你也不利,你雖救了我但你也拿了我的陪葬物品,我們就此兩清,后悔無期?!?p>  在這個朝代盜人墓可是大罪,是要被砍頭的,更何況還是當朝大將軍唐懷女兒的墓,還有正如他所說她還是炎王的未婚妻,若是被抓住了不僅自身難保說不定還會連坐家族。

  唐亦淺不想繼續和此人耗下去,轉身朝著外面走去,只是她還未踏出一步,身后突然一股勁風襲來,直接將她給拽翻在地。

  顯然,對方沒打算放她走。

  “頭腦清晰,還算是個聰明人,尚可?!蹦凶右琅f是半躺在軟塌上,單腿屈著,看著慵懶又不失矜貴,就好似剛剛拽她回來的人不是他一樣。

  那雙隱在面具后面的眸子帶著一絲戲謔,“明著沒辦法討賞,那我只有綁票,如此也是能換來不少銀子?!?p>  唐亦淺:“……”

  看這廝說話的態度,根本不怕他盜墓一事被拆穿。

  此人武功高強,想要從他手中逃出來那是不可能的事。

  既然硬的不行那就來軟的。

  她從地上爬起來,整理好衣服,眨了眨眼強行擠出一點淚光,抽抽鼻子好不可憐:“公子有所不知,炎王府死了好多女人,你知道這些女人都是怎么死的嗎?!?p>  死了很多女人?男子微蹙了下眉頭,他怎么不知道自己府上死過女人。

  他戴著面具唐亦淺看不到他的表情,用手揩了揩干巴巴的眼底,繼續哭訴道:“聽說君陌衍是個超級無敵大變態,專門以虐待女性同胞為樂趣,一晚上不死個人絕對不會善罷甘休,小女子也是沒辦法,才想著到外地避避風頭?!?p>  隨著她的話,男子放在軟塌上的修長素手慢慢收緊,周身的溫度也越來越低,隱藏在面具后面的臉已經黑成了鍋底。

  唐亦淺感覺到他的變化,忍不住搓了搓手臂往后退了兩步,“公子是不是聽了很生氣,我知道公子是俠義之人,定然看不慣君陌衍這種惡魔,所以還請公子能放小女子一條生路,他日有緣,小女子定當結草銜環以報公子的恩情?!?p>  說完,抬手半遮面,一副泫然欲泣的可憐模樣。

  原本男子還在氣惱之中,可看到她這副矯揉做作的樣子,唇角狠狠的抽了兩下。

  怎么感覺這位唐三小姐和傳說中的不一樣呢。

  他起身坐直,冷眼睨著還在裝模作樣的女人,看的唐亦淺心里七上八下的,猜不透他想干什么。

  少傾,男子才道:“好好說話,給你一個離開的機會?!?p>  “條件?!碧埔鄿\立馬恢復正常,說話很是干脆利落。

  沒有他的允許她很難離開,如果他提的條件不太苛刻,先答應了再說。

  “很簡單?!蹦凶訉④浥凵系囊唤z褶皺彈平,幽聲說道,“與我比試一場,只要你能碰到我的衣服,自行離開便是?!?p>  站在不遠處的元譯聽到他的話,不免默默的為唐亦淺上了根香。

  主子的實力如何他最清楚,以他的武功別說碰到主子的衣袖,想要靠近三步之內都難,唐三小姐一個嬌滴滴的大家閨秀,怎么可能辦到。

  如果他沒猜錯的話,主子之所以提出這樣的條件,多半因為剛剛唐三小姐故意往主子身上潑污水,才引的主子想要教訓她一頓。

目錄
目錄
設置
設置
書架
加入書架
書頁
返回書頁
評論
評論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