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仙俠奇緣 古典仙俠 甜甜一只梨

第二章 相親

甜甜一只梨 花隱沫 2288 2019-09-26 14:58:42

  此時,我和前來相親的男妖烏龜精正坐在綠境最大最豪華的洞穴里。

  這是今年年前狗熊精新開張的酒樓名喚“熊之家”,洞穴里面有三層,二樓三樓都是包廂。

  我們在二樓的一個包間里,我邊上坐著有著三寸不爛之舌的媒婆靈婆,她正在和坐我對面的烏龜精夸贊我如何絕色傾城,風華絕代,才高八斗,把我吹得天花亂墜……

  我偷瞄一眼對面這位烏龜精,瘦骨如柴,背脊微駝,雙眼突出,嚇得我不敢再瞄第二眼。

  我低頭穩一穩急跳的小心臟,自我安慰道:雖長得寒磣了些,但咱也不是以貌取人的庸俗之妖。

  我今日妝容雅淡,畫著清淡的梨花妝,墨色的秀發輕輕挽起斜插著一支梨花簪,一縷青絲垂在胸前,淡粉色華衣裹身,外披白色紗衣,裙擺如月夜光華流動輕瀉于地。

  那烏龜精靦腆地看我一眼,見我“不勝嬌羞”地低著頭,我見猶憐,激動歡喜得不行,起身朝我彎腰作揖,兩頰通紅地道:

  “小妖王霸,‘霸王’的‘霸’,不是‘王八’的‘八’,素聞姑娘‘第一美妖’稱號,今日一見,果然不同凡響啊。

  以后王霸可否喚姑娘‘離兒’?離兒以后可同我兄弟們一般喚我‘霸哥’?!?p>  我訝異于看不出這個王八精還學著人間混混般拉幫結派,而且還“拉”得有所成就,都當上“黑幫老大”了。面上不動聲色地朝他微微頷首,“王公子有禮?!?p>  見我回應,雖未稱呼他為“霸哥”,這烏龜精仍然喜不自勝,趕忙從衣袖里摸出一個黑色盒子,小心翼翼地打開遞到我面前,頓時灼灼光華閃得我瞇了瞇眼,只聽他得意地道:

  “離兒,這是我在八百年前神族平叛海神叛亂的戰場熾海拾得的海神坐騎血翅獸的一枚羽毛。

  血翅獸入水則為魚,入天化作鳥,通體血紅,渾身閃著血紅色光芒,法力低微者靠近它的光亮便會法力盡失,法力高強者施展法術也會有所限制。

  這枚羽毛光亮如火,最適合離兒如此嬌弱女子防身之用了,不知離兒可喜歡?”

  靈婆一看這架勢很是有戲,還不待我回答,便立馬蓋上盒蓋將東西收下塞進我手里,笑得花枝亂顫,“喜歡喜歡!既然王公子如此中意我們沫姑娘,那不如……”

  “沫沫,叫我好找??!”

  靈婆正欲趁勢撮合我倆,話正說到關鍵處卻被人生生截斷,我抬眼一看,只見一俊美絕倫的男子走進門來,紅衣束身,墨發披肩,膚白勝雪,長眉若柳,眼角一朵曼珠沙華熾烈綻放,美得超越了男女和世俗,竟生生將我給比了下去。

  我們三個妖精傻愣愣地看著他步履輕緩、姿態閑雅地走到我身邊,然后優雅落座,自顧自端起我的茶杯喝起茶來。

  這時還是媒婆靈婆最先反應過來,眉眼帶笑地起身,如盯著一堆金燦燦的金子般,對著這旁若無人般坐著的男子諂媚問道:

  “公子如此氣度不凡,天人之姿,定難找相配之人,正巧老婆子這有幾個待字閨中的絕色美人,性情溫婉,最是良配,不知公子可有意一起吃頓便飯?”

  剛回過神來的我又繼續石化……

  約莫半盞茶時間過去了,仍聽不到回應,我轉頭細細一看,這不是一月前輕薄于我的登徒子嘛!

  我這人一向臉盲,這次他還披散長發半遮臉頰,又換了妖族服飾,竟一時未認出來,身邊靈婆亦一時未察覺他其實是位神仙。

  礙于此時正在相親,不能壞了自己嬌羞柔弱的形象,我只能先不理會這個不知來意的登徒子,回過頭來看向仍舊望著我身側男子呈癡呆狀的烏龜精,“小女子多謝王公子,這禮物我很喜歡?!?p>  誰知烏龜精還未有所反應,身側這登徒子卻不識好歹,靈婆唾沫橫飛地說了半天他不理會,我一說話便開口插嘴。

  “沫沫,你好狠的心哪,我這臉可還痛著呢,我在這坐了許久也不見你關心我一句?!?p>  邊說還邊用手捂著毫無瑕疵,瑩白如玉的臉頰。

  我看這登徒子的臉比我的還細嫩光滑,春光滿面的,想必那個巴掌印早已好透徹了,竟還敢在這叫喧。

  氣得我一把捏碎了他面前的茶杯,正想起身再揍這故意找茬的混蛋一頓,烏龜精卻開口了,“離兒,不知這位公子是……不想離兒認得如此風華絕代的男子?!?p>  身邊男子甚是親切地看了看我,道:“豈止認識?!?p>  “我和他只是一月前有過一面之緣?!蔽炙僬f出什么奇怪的話來,我趕忙截住話頭。

  卻不想還是沒能力挽狂瀾,只聽他不緊不慢地接道:“只有一面之緣就已失身,傳得四海八荒人盡皆知了?!?p>  “噗……”

  許是烏龜精被他這話嚇得著實不輕,一口茶差點噴到我臉上,幸好被身邊這個始作俑者一揮袖給半路擋了回去,灑了烏龜精自己一臉,茶水一滴滴自他臉上滑落下來,落地無聲。

  他這一施展仙家法術便露了餡,烏龜精和靈婆立馬站了起來,異口同聲地驚呼道:“你竟是那個神仙?!”

  我心下一陣哀傷,今日之事給他這般一攪和,怕是兇多吉少了。

  果然,只是一念閃過,便聽身邊云淡風輕的聲音飄來,“替我告訴傳消息的那些妖精,本尊有名字,叫‘花隱’?!?p>  “主宰世間四季萬物生死的花神花隱?”靈婆震驚地問道。

  花神?

  似乎在我還只是一棵有靈識的梨樹的時候,和一向愛管閑事,消息靈通的石榴精阿榴閑聊時聽她說過,花神在八百年前的那場平叛海神叛逆之戰中與海神同歸于盡了。

  大家都以為他已經形神俱滅,卻不想他在死前拼盡全力將自己的一魂一魄寄生在了戰場附近的一株曼珠沙華上,修煉了三百年,才重新修成人形。

  剛恢復真身的花神不是立即去天庭告知玉帝,而是翻遍神妖魔三族以及人間,據說是為了尋找三百年前總愛跟在他身邊的小花司。

  不吃不喝尋了一月有余之后,還是玉帝派了春、雨、雷、電四位上神前去將他抬了回去,不錯,確實是抬回去的。

  花神剛重修回人形,身體還很虛弱,本應好生修養個三年五載才能復原大半,可他卻如此折騰。

  在見到前來找尋他的春、雨、雷、電四位上神之時,一句話沒說就直接暈了過去,這一暈就暈了一年……

  我當時聽完阿榴這一長段故事之后,還跟著阿榴感慨想不到這花神竟是如此癡情之人!

  我還笑言那小花司定是以為花神死了遠走他鄉,重新找到了歸宿。

  萬萬沒想到,幾百年后見到了這個傳說中的癡情漢,卻成了這般輕浮模樣。

目錄
目錄
設置
設置
書架
加入書架
書頁
返回書頁
評論
評論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