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法醫王妃在線洗白

第四章 初見楚元笙

法醫王妃在線洗白 川藏美人 2143 2019-12-21 00:09:31

  出了牢籠,葉璃就被帶上沉重的鐵質手銬腳鐐,昏暗的火光下,腳鐐在青石板上拖行的聲音仿佛是從地獄傳來的召喚聲,每走一步腳踝處便磨的生疼,幽深的走廊盡頭是一片白色亮光,溫暖而充滿未知,越靠近亮光,葉璃的心便跳的越快,前路不知是否如王彩蝶說的那般不堪煎熬。出了牢房,便看見一輛載有囚車的馬車停在門口,頭頂火辣辣的太陽,灼的皮膚火辣辣的疼。

  已經是中午了,葉璃這樣想著,被推進了囚車,一路顛簸著,馬車上了鬧市街道,早早守在道路兩邊的民眾憤恨地向葉璃擲臭雞蛋和爛青菜。

  “打死她!打死這個十惡不赦的女人?!?p>  “還李員外一家十口性命!”

  “千刀萬剮了她!”

  ……

  頃刻之間,囚車里、葉璃的身上頭上掛滿了青菜、芹菜,西紅柿、土豆砸到她身上后滾向囚車的各個角落,她淡定地伸手將掛在身上頭上的蔬菜拂到一邊,臭雞蛋液黏糊糊的黏在她的頭上臉上和白色的囚服上,顯得狼狽極了。

  到了衙門門口,還沒有解恨的民眾這才收手,等在一旁,看官家如何審理此案。

  葉璃下了囚車,抬頭偌大的“順天府”字樣落入眼簾,門口的立柱上鐫刻著施政楹聯:“堂外四時春和風甘雨,案頭三尺法烈日嚴霜”兩個口含珠子的石獅子莊嚴的立在柱子前面,一副正氣凌然的模樣,一人多高的鳴冤鼓立在順天府門口的石廊上。

  葉璃昂頭挺胸地跨過臺階,走在石廊上,可以看見公堂內山水朝陽圖的上方,懸掛著“明察秋毫”的警示語,公案前面立著三塊回避的牌匾,過道兩旁是各種刑具,刑具前面站著兩排手持廷仗的衙差。

  這就是古代的公堂,葉璃這樣想著,她拖著沉重的腳鐐,抬頭挺胸走到衙差中間的過道上,門口的民眾議論聲不絕于耳,她置若罔聞,她自問不走虧心事,不怕鬼敲門。

  “我看那女的進了公堂怎么一點不害怕?”

  “殺了那么多人的人會怕什么?”

  “我就不相信她不怕死,等官老爺審判的時候,她就知道怕了?!?p>  ……

  “威……武”緊接著就是一陣敲廷仗的聲音。

  葉璃感覺自己的耳朵快要被震聾了,但是她依舊不動聲色地保持昂后挺胸站立著。

  一個身著緋色曲領大袖寬袍,胸前繡有飛禽紋樣,腰間束革帶,頭戴黑色飛翅帽,腳穿黑色官履的男人從側堂走到公案后坐下,身材肥胖,圓臉,雙下巴,留著山羊胡子,一副貪污腐敗的德行,葉璃心中一陣哀鳴。

  一聲驚堂木,那個肥知府懶洋洋道:“堂下何人?你可知罪?”

  “民女葉璃?!比~璃醒了個跪拜禮,不卑不亢地陳述道:“民女沒有殺人,我一覺醒來就身在死者的院落,當我在檢查他們是否還有幸存者的時候,就被捕快抓了?!?p>  “李厚儀員外一家大小十條人命,這樣的滅門慘案在本官管轄區域還是首例,十條人命均死于同一時辰同一兇器,你殺了人之后,就走了,藏匿兇器后,又不放心再次回到案發現場檢驗是否有漏網之魚,正好被捕快撞個正著?!?p>  “回稟大人,既然您說是民女殺了人,那么請問民女是用何兇器殺人?還有既然民女要回到案發現場檢驗漏網之魚,民女何必先藏匿兇器,這不合邏輯?!?p>  “大膽,你這分明還在狡辯,傳物證!”又一驚堂木。

  一個衙差從后堂端出一個托盤,放置到葉璃的前面的地上,托盤上物證被白布覆蓋,衙差掀開白布,葉璃那件被鮮血染紅的吊帶睡衣整整齊齊的放在托盤上。

  “此衣裳可是你的?”肥知府靠在椅背上,指了指衣裳問道。

  “回大人,這件衣服確實是民女的?!比~璃抬眸對上肥知府的眼睛道:“民女沒有殺人,民女醒來時是睡在一具尸體旁,衣服上的血跡是那句尸體的,大人不信可以讓衙差打開衣服看一下,血跡全部在后背,如果是我殺了人,血跡應該在前身才是?!?p>  “好一張利嘴,看來不用刑是不會招了。來人,先打20大板以儆效尤?!狈手蝗菟q解,扔下兩根紅簽板。

  “難道堂堂順天府尹斷案全靠猜測而不是看證據?”葉璃被衙差按到地上,兩根廷仗固定住她的腋窩,令她不得動彈。

  “大膽無禮!給我狠狠打”

  從未受過皮肉之苦的葉璃哪里受得住此等刑罰,每挨一杖,她的靈魂都似乎要飛出體外的感覺,還沒有到15杖,她意識逐漸模糊……

  一桶冰涼的井水直接潑到她身上,人在虛弱的時候,身體的毛孔都是打開的,寒氣鉆入體內蝕骨般的寒冷,封建社會的野蠻,她是見識到了,現在她要做的就是為自己證明無罪。

  “大人,民女請命民女自己驗尸,自己查出真兇……”葉璃狼狽

  “放肆!你把順天府放在何地?驗尸我們有自己的仵作,查案有朝廷官員?!?p>  “請大人給民女7天時間,7天案件不能偵破,任憑大人處置?!?p>  “大膽,來人……”肥知府欲再行刑,此時從外面傳來一個性感溫潤的聲音。

  “慢著!”

  所有的目光都看向門口,只見一個身材高挑秀雅,身著象牙白對襟寬袖長衫,腰系白色束帶的青年從人群中步入公堂,烏黑的頭發以羊脂白玉發簪束住,皮膚偏白,劍眉星目,鼻梁高挺,薄薄的嘴唇微抿著,整個人散發著奪人的儒雅帥氣。

  肥知府認出來人后,麻溜的的提著官袍從公案后,跑了下來,帶領眾人行跪拜禮。

  “參見王爺!王爺千歲……”

  楚元笙,大興王朝唯一一個皇帝賜國姓的外姓王爺,任職大理寺卿,年初剛上任,此人奇謀睿智,剛正不阿不失圓滑,頗得皇帝的喜愛,肥知府怎么也沒想到一個堂堂王爺居然會微服私訪,方才那一番審案,如果被他看了去,怕是烏沙不保。

  “行了,都起來吧!”

  肥知府用衣袖擦了擦額上的汗,由衙差將他扶了起來,恭敬地站到一邊。

  楚元笙踏步走向葉璃,他看她的眼神帶著讓人捉摸不透的意味,走到她面前蹲下。那張帥的過分的臉在她眼前迅速放大,葉璃盯著他雅致的五官,心跳出一個強音,葉璃懊惱地咬著下唇,都什么時候了,居然還欣賞起美男了,鬼知道,他是不是和那個肥知府同類人?這樣想著,葉璃不卑不亢的迎上他的目光。

  “三天,破案有賞,破不了案或者沒有辦法證明你自己無辜,按律接受刑罰。如何?”他清澈的眸中帶著挑釁。

  

川藏美人

各位看官,此文是小女子初筆,望大家不吝賜教!求收藏、求推薦、求打賞

目錄
目錄
設置
設置
書架
加入書架
書頁
返回書頁
評論
評論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